笑地很拽

笑地很拽

 
   

贰零壹贰年,凌正德同志,离我们而去。
自那以后,我对酒精的依赖,变本加厉。
每一次端起酒杯,于我而言,都是一场祭奠。
以及,无人察觉的自我放弃。
凌正德,酗酒,抗癌七年,終因肝癌去世。
死之前,与我呕气,冷战。
因我看不透人心,托付自己与一个极度自私之人而无觉知。
无数个夜晚,号啕大哭。
凌正德,却始终坚守,再也没有回到我的梦里来。
他应该是对我失望至极吧。
终归,还是要见面的吧,爸爸。
你的宝贝女儿,正在逐步向你靠近。

 
 
 
   

轻舞飞扬。

 
 
 
   

轻舞飞扬。

 
 
 
   

我知

我知,我知,我一直知。
你始终没有原谅我,终究不肯到我梦里来。
回望我这上半生,确实让你失望了。
母亲近日眼皮一直上下跳。
提醒我跟弟弟,诸事小心。
我们不信。
你昨日婉转通过梦中的弟弟,来到我面前。
我就知,一定是我了。
一定是我还要出大纰漏。
近段时间,情绪确实低落。
努力平复,极力挣脱。
我知,你在提醒我。
我终归还是你的女儿。

 
 
 
   

它们挥动翅膀的扑棱声,带来生气,给人安慰。


 
 
 
   

情深义重

情不重不生娑婆,爱不深不堕轮回。

原谅你。

原谅我。


 
 
 
   

读大冰新书,关于月月的一段描述。

让我瞬间崩溃。

大哭。




 
 
 
   

糟糕

羞愧,在我看来,应是他们当下情绪的关键词。

细微中,见人品。

结果,徒剩下赤裸裸的欲望。

伴随着我割裂般的失望。


唯有沉默不语,才足以维护他们的体面。

到底在我眼里,他们已经失了颜色。


欲壑难填。

人之本性。